亚博体育导航

  • 常用
  • 百度
  • google
  • 站内搜索

亚博体育资讯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 更新日期:2019-12-20
  • 查看次数:24

详细介绍

博狗体育报道: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王宝山谈哲学

  :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距离2019中超联赛结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回忆起来,河南建业的这个2019赛季,仍然充满着让人不敢想象的刺激——在经历了一连串人员折损、更改赛程等等波折之后,球队在整个联赛进程中始终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态势,最终拿到了联赛第八的成绩。

  这是本土教练王宝山回到中超执教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也是他与建业这支中原平民军牵手的第一个完整赛季,在这么困难的开局之下,他延续了自己带队的一贯风格,抢分目标明确,抱着在保级对手身上拿三分,在强队身上争取抢分的目标,建业提前完成了保级任务。而王宝山也在阔别中超三年之后,为自己的执教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作为中超为数不多还在执教一线活跃的本土教练,关于国家队、关于中国足球,他作为球员亲历过,作为教练正在参与,正因为此,他的心得和思考也格外有价值。这个赛季他带领建业的点点滴滴,他从日常训练到平时和队员的谈话,分析每一个对手,观看每一场比赛,传递给队员的都不仅仅是球场上的东西,而是能够帮助到球员们的,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上有用的真正的价值观。他认为,这才是职业教练的价值所在,也是中国的教练需要去做的。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足球》:2019赛季已经结束了,建业提前保级成功,随后的比赛也打出了自己的风格和精气神。想知道你对这个赛季的感想,是不是也如释重负。

  王宝山:刚刚结束的赛季,从教练的角度来讲,每一年都一样,内心都是跌宕起伏的。从年初整个冬训,我们做得非常好,寄希望于今年取得一个好的成绩,但是冬训虽然练得好,引援工作却滞后了,对我们整个战术打法有很大的影响,包括年初外援受伤影响也很大。最终的结果虽然看似很不错,中间的过程也是很艰难。

  ◆今年是这支俱乐部成立25周年纪念,对于这个赛季球队所要完成的目标,胡董事长有没有明确要求?

  今年大家也没有谈到具体25周年要怎么样,董事长也知道,今年投入不能那么去增加,只能维持去年的那种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知道要在今年去取得成绩上的巨大突破是不可能的,就是想着在保级的基础上,力争一个最好的成绩。值得高兴的是,在25周年这个纪念日前后的节点,我们拿下了北京国安。

  ◆从冬季准备期开始,你预想当中,这支球队会在这个赛季取得一个什么样的排名?

  我预想的最终排名是在第八名左右,年初头五场球没有想到遇到这么大的困难,如果引援没有这么滞后,可能前几轮也不会这么艰难。

  ◆2018赛季球队在赛季末经历了保级的跌宕起伏,那么2019赛季我们的主要战略是什么?

  2019赛季我们做得非常好的是,我们整个战略是非常明确的。对于保级对手和强队两种不同的对手,我们所采取的抢分战略是不同的,而且也相对来说比较明确,球员也执行得比较好。对于是保级对手,我们主场是全力去拿三分,客场是力争拿分;而对阵强队呢,我们就是放手一搏,能打到什么程度就打到什么程度,我们是保级球队,所采取的战略就是这样。

  ◆从年初的跌跌撞撞,到提前保级成功,后来甚至扮演其他球队降级的审判官,你和你的球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正因为我们在竞争对手上占据了主动,所以才有赛季末的这种局面。这是我带建业这支球队的第一个完整赛季,我很感动,因为我的队员在执行力方面做得非常好,从平时的纪律、管理,包括训练方面,他们都做得很棒。

  这个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球队处于逆境的时候,我们通过对联赛形势、自己状态的分析,告诉大家该怎么办,然后球员很坚决地去服从、配合;第二个方面,这个赛季几个间歇期其实对于教练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两场联赛之后就要经历一个长达一月的间歇,队员的身体、心理状态调整上边都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从每个间歇期后比赛的赛果来看,可以说我们队员在这些方面是做得很好的。我也听到过有些球队的教练觉得间歇打乱了联赛节奏,我承认这确实对于教练来讲是一个挑战,但我们球队也确实做得非常好。

  ◆年初经历了这么多伤病困扰,也有一段时间的不胜,在这个过程中,球员们所体现出来的这种精神是不是也超乎了你的预期?

  可以说,我带过的这么多球队里边,这支球队的球员在这方面是做得最好的。虽然我队员的人员构成并不是名气大或者以当地的球员为主,但是他们都能够把“为河南、为建业”这种意识认得很清楚,也包括外援。

  ◆说到外援,2018赛季在最后的保级时刻,卡兰加为了保级在比赛中拼到脾脏破裂,这个赛季他回归之后,状态也非常火爆,关键比赛都有进球,这样的职业精神是不是也在刺激着周围的其他球员?

  说到卡兰加,我觉得应该单独对他有一个评价。年初冬训结束前,根据他自我感觉他的身体状况,和我们医生对他的评估,结合赛程(间歇期多)来看,其实年初就可以给他注册。但是我还是更多为他的健康着想,所以没给他报名。卡兰加自己一开始也并不愿意接受(这个安排),但我作为教练来讲,队员的健康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

  我对队员的期望是那种要充满血性,有那种“好斗”的精神。虽然之前跟卡兰加讲了我的考虑,他可能不是很接受,尤其是我们第一个主场比赛之前,踩场的时候他的状态完全就是“疯了”,他看到了自己的舞台了,那种感觉是跟在训练场上不一样的,他很渴望回到球场。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战士,球场就是他的舞台。

  后来通过跟他耐心的沟通,让他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直到身体里的有害因素全部排除,才有了下半年他一复出就有很好表现的情况。他这样的球员,我觉得作为职业教练来讲,都想拥有他,但是也希望他理解年初的决定,在成绩面前,我还是觉得球员的健康更重要。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卡兰加(via 建业官微)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足球》:建业这支球队对于你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吧,在成为这支球队的主教练以前,你对这支球队的印象是什么?

  王宝山:比赛作风很硬朗,但是比赛综合的技术能力并不是很高,人员构成必须根据自身的打法特点来制定,要坚持一些特定的东西。

  比如防守反击这一块,我带队之后了解的是,一开始并不是所有的球员都接受这个打法,但是我们在业务沟通上跟大家进行了讲解。我要的是效率,比如客场跟恒大的比赛,控球率他们是我们的一倍,对方射门15次我们14次,射门射在门框范围内他们是5次,我们是6次,所以我们的效率比他们更高。其实通过去年的世界杯也反映出这个问题,法国有很好的技术,也有很好的传控能力,但他们放弃了无谓的控球而抓起了效率,所以他们拿了冠军。

  ◆完整带队的第一个赛季,脑子里有没有一个构思,想要把这支球队打造成什么模样?

  其实球迷、媒体或许会这么想,但是从我这个角度,结合实际得看手里有什么队员,才能设计未来。比如我喜欢打四后卫,但是这个队的人员构成他打不了四后卫,我喜欢打控球,但是球队的人员构成他支撑不了,这就不能根据教练的想法去做了,必须得根据队员的实际情况来出发。

  ◆建业国内球员配置在中超的水平并不高,单从个人而言,很难与其他球队去媲美,但大家在一个整体的时候,还是完成了很多“不可能”。做到这些,是技战术的层面多一些,还是精神层面的原因多一些?

  两方面都有,首先是战术让每个队员都了解以及接受整体战术,长时间的训练让他们获胜,持续给他们获胜的一种感觉。从战术的角度来讲我们要做到1+1>2,这是战术层面的。而要保证这个战术的执行,就需要技术、体能等等。然后再是精神方面,就是团队配合等等,两者都是同等重要。

  ◆今年赢过争冠队伍,也当过保级判官,在面对不同水平的球队时,你的心态和球员的心态是统一的吗?

  今年通过比赛我们有一个逐步统一的过程。比如我们跟上海上港的两次比赛,都是以一个球输给了对手,我对这两场比赛的输球非常不满意,不是站在球迷的立场也不是站在媒体的立场。从比赛过程和数据来看,我在给队员分析的时候,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打跟我们同等水平球队的时候和打这种强队的时候表现不一样,是因为你们不自信。

  打同等实力的球队时所表现出来的技术和传接球上的细节做得好,如果把这些也带到和强队的比赛中,你们足够自信,可能一些比赛的结果会不一样。不错,很多队伍的实力确实比我们强,但我作为这支建业的主教练,我一定要带着我的球队朝着赢球去走。渐渐的,通过这种比赛的分析来提高队员对整体打法和自信心的认识,一步一步才有了后来客场打恒大,以及最后几轮比赛和保级队过招时候那种表现。

  ◆那么对比对阵恒大和上港两场比赛的过程,你是否觉得满意了一些呢?

  上半场很满意,下半场出现了跟和上港比赛中类似的表现,所以才会被对手追平。在主场和天海比赛之前的两天,我把打恒大以及和打上港的两场比赛录像又拿出来给队员对比,拿数据和视频分析,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是你们能做到而没有做到。教练不能去说队员们做不到的,要说他们能做到的,去一步步提高。

  ◆说到恒大,是建业的苦主,也是你的苦主,之前比赛客场被对手逼平,对于这个结果是不是也有一些不甘?

  这个也不存在,我们必须得承认,任何比赛对于教练和球员来讲,都想赢球。但是除了你的技战术和临场发挥以外,还有运气成分。我经常讲,比如你打一脚射门打在了门柱上,结果直接弹进了球门,我也打一脚射门打在门柱上,结果我弹外边去了,这点微小的差距恐怕不是技战术上的,而是运气的问题。所以必须要承认的是,在一场比赛中,运气也占了一部分因素。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王宝山不满判罚被红牌罚下

  ◆2015年你带领重庆在天河遭遇了惨案,这个赛季主场2比5输给恒大,到客场双方打平,这样的一个逐渐缩小的分差,是说明了什么?

  其实我觉得并不能说明什么,任何一场比赛的胜负涉及到好几个方面。我给队员介绍每个对手的时候,除了分析他的进攻、防守还有转换、人员、哪个队员用什么脚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对手的心理是什么样的。实力同等的球队,他们跟我们比赛不是来喝汤的,他们是来拼命的。相比之下,强队的心理可能就没这么重视我们,所以这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

  ◆那你每次都能够评估准确吗?

  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错误。

  ◆你曾说过,一支没有追求的队伍是没有未来的,你带过这么多支球队,每支球队你都是这么要求你的队员吗?

  是的,就像刚刚上一个话题,跟恒大比赛,如果仅仅按照牌面来讲,那么干脆不要打比赛了。强队的一个外援价格,就可能把我们全队都买了,替补席上坐的都是国家队队员,那还打什么。但足球比赛就是这样,比赛不但要打,还要想办法去获胜。足球是吃青春饭,每个人都有不踢球的那天,我们在做运动员期间要学到做人的道理,将来的生活也会遇到很多困难,那么面对困难是选择投降还是解决问题?没有拼搏就没有未来,这是我给队员传递到的思想。

  ◆那么你对你自己也是这么要求的吗?所以在带力帆冲超之后,你说了一句话,说有机会的话要去争一下亚冠。

  我其实不是一个那么安分的人,我总是渴望不断挑战自己,从做足球教练以来,我遇到过两个俱乐部给我长期的合同,但太不具备挑战性了,于是我还是选择离开了。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没有追求就没有未来”(via 建业官微)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足球》:这个赛季,你重新回到中超,事实上2015年年底离开重庆之后,有很长时间都没有执教中超球队了,除了带领人和、深足冲超的任务之外,你还做了些什么?

  王宝山:我其实只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足球,因为在我的生活中,除了足球圈以外的圈子几乎空白。

  ◆其实很多人还是不理解,当时你带领重庆冲超成功,也保级成功甚至拿到了历史最好成绩,为什么还要选择回到中甲去重新挑战冲超?

  我知道会很困难,因为我的经验告诉我,带中超球队保级,相比带中甲队冲超来说要容易。中超保级,可以输比赛,也允许犯错误,冲超的球队可能一场球就决定成败,我是觉得非常有挑战性。在重庆三年,冲超、保级,当时我了解了力帆高层的想法,觉得未来目标跟我不太一致,所以在有合同的情况下我选择了离开,我不太适合过那种安逸的生活。我说的安逸,是指的球队未来的目标,有没有可以去挑战的东西。

  主教练肯定都渴望投资方能够加大投入,买到更好的球员,更好的球员意味着很好的执行力,主教练带起来也轻松。但是受资金的困扰,有些投资人不一定具备这么好的资金能力。这并不是我离开的理由,我所谓的追求是不断地改变,例如在青训上的加大投入,或者能不能引进一些当打的、代价比较小的球员,让球队一步步去发展,而不是年年都在原地踏步。

  ◆连续两次,带人和与深圳,都是中途离任,会不会让你觉得现在的足球环境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简单了?

  我至今都不认为中国足球非常职业,从我职业教练的角度来讲,俱乐部跟我谈第二年任务,那我首先要的是预算。英超就很典型,主教练是总经理的角色,在整个预算里边去运作,打比方我有五百万引援资金,我花三百万买一个非常鬼的,两百万再买三个年轻的或者有潜力的。但中国不是这样,不是我想象的这样。通俗一点,你让我帮你买一包烟,我给你买了一包100块钱的,你说贵了。那我又去买一包10块钱的,你说这么便宜的能抽吗?现在状态就是这样,你先得给我一个大致的标准。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3比3逼平深足,送老东家提前降级(via 建业官微)

  ◆与重庆、人和、深足三个老东家交手,你的球队都保持不败,人和跟深足最后都降级,你带领着建业扮演着他们的保级判官,这对你来说是否也顶着挺大的压力?

  其实谈不上,我觉得首先我们是竞争对手,我首先希望我的球队能够赢球。其他方面,作为一个人来说是不可能没有情感的,但是场下怎么都可以,到了场上就是竞争对手。我当教练这么多年,我和队员经过一年多的共事,哪怕是一场热身赛,他们都明白,只要去踢就一定想办法赢球。

  有一个台湾歌手叫赵传,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当时机缘巧合之下一起吃饭,吃饭的地方有唱歌的设备。当时有人就叫他上去唱一首,他拒绝了,说“我是职业歌手,我唱歌是要收费的”。我用这个道理告诉球员,你们是职业球员,你们要靠赢球来生存,只要是比赛,就要去赢球。

  ◆你在执教重庆、人和以及深足的时候,都为球队搭建起了一个稳定的框架,是不是你一直以来都会坚持去做的一件事情?

  是的,我觉得这是一个职业教练的价值。

  ◆但是遇到像之前那样中途离任,把你搭建起来的框架留给下一任教练,对你来说会不会有一些不甘心?

  没有不甘心,就像刚刚说的“情感”的话题,我离开了一个俱乐部,看到球队的人员架构能够沿用我之前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很骄傲的事情。

  ◆带过这么多队伍,你觉得自己最成功的案例是什么?是当年带领成都冲超,还是后来的重庆?

  都谈不上吧,从成功的角度来讲,我是谈不上的。我其实有很多感动,在成都谢菲联的时候,和广州恒大(广药)同时被判降级,又同时打回来。那年是恒大第一年接手,花了对于中甲来说是天文数字的投入,当时我们只花了一千万左右,期间食堂关门,没有钱,奖金都没有。

  英方的老板都劝我放弃,我每天都去给孩子们买早点,出门比赛也自己拿钱。每天早上还得悄悄地去买,不让队员知道,要给他们营造一种食堂还在做饭的感觉。其实队员也知道,在早饭之后,午饭、晚饭又怎么解决呢?只能带他们去小饭馆。队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冲超成功的,这让我很感动。包括在重庆,投入也才五六千万,也是提前三轮冲超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感动瞬间。

  ◆这么多年冲超、保级的经历,自己的执教生涯也是上上下下周而复始,从业20多年了,支持你这样周而复始的动力是什么?

  好玩,我觉得好玩,哪怕是焦虑也是好玩的一部分。

王宝山:冲超比保级有挑战性 中国足球没那么职业

  ◆《足球》:大家都在热议伊沃归化的事情,伊沃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现在归化也是中国足球的一个热潮,不过有没有考虑到他的年龄问题?

  王宝山:我觉得首先年龄不是问题,欲望才是问题。不管是梅西也好,还是马拉多纳也好,最高的荣誉都是代表国家队去比赛。作为伊沃来讲,来自巴西的这么一个球员,可能在巴西足球他是默默无闻的,但是在我们河南建业他却很重要,他很渴望成为国家队的一员,而不仅仅是被归化。从他的这个欲望里边,我看到了他内心的发光点。

  他现在33岁了,还能保持中超第一的高强度跑动,我认为他再踢几年是没问题的。我经常看巴西的联赛,巴西联赛里边三十多四十岁的球员很多,能力是没问题的,年龄更不是问题了。你看,里皮七十多岁了还做国家队主教练,那么我们国家七十多岁的老人又是在干什么呢?所以年龄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你是否停止了你学习的脚步。

  ◆国家队现在目标归化的几个球员中,有的已经代表国家队出场了,有人开玩笑说归化球员被中国足球同化了,那么伊沃会不会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呢?

  现在我们看到的归化球员,选择上有待商榷,事实怎样,会通过比赛来反映。归化这个事,本身方向是没有错,大家肯定是支持的,也是很多国家都在做的事情,但是选择的人需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首先是考虑能力符合要求,任何战术打法最终都要落实到球员的个人能力上,在符合归化条件里的人,去选择适合的人员,而不是符合条件的人都要选进去,我是这样理解的。

  ◆今年,对于整个联赛和中国足球实际上是一个比较动荡的年度,归化开始了,U23政策也修改了,国家队还是在40强赛的表现不太理想,对此你是什么样的观点?

  我觉得为了准备这次外围赛,从足协从整个社会都高度重视,提供了方方面面的保障,但是到现在打了四场比赛,这不是真实的水平。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看不到他们内心,但是能够感受到的一点是,在这种大赛的压力面前,人不自信,人一旦不自信整个效果达不到理想状态,自然也发挥不出自己的真实水平。

  ◆其实从你这个赛季的一个用人细节是不是可以代表一些东西,有几次,杨国元开场就被换下,当时很多质疑声,认为是教练的问题,这种声音产生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我没有任何想法,我知道我在做对的事情。因为我跟队员本人进行过沟通,我告诉他们,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具备踢中超的能力,但是当时球队没有人,又必须去应对这个政策的时候,我必须这样做。

  体操运动会有一个年龄特征,在什么样的年龄段会出成绩,乒乓球、跳水等等都有,足球也是一样的。足球在23岁这个年龄段,是应该已经非常成熟的阶段了,能够出成绩了,拿过去和现在来证明,拿国外和国内来证明都可以。

  我踢球的年代,12个甲级队,我们在21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主力了。国外的例子,近一点的日韩,好的球员都在欧洲,都没在自己联赛中,在亚冠联赛中我们国家俱乐部和对手的比赛,控球上、传控质量上,都没有别人做得好。再看看欧洲,好多23岁的球员都已经在国家队踢球了,姆巴佩都拿世界冠军了……总体上来讲,如果非要有年轻球员的政策,我是比较支持U21的。

  ◆那么现在的中国足球也必须要去遵循这样一个规律吗?

  需要,这是足球的规律,不遵循可能就会付出代价。

  ◆你曾经是国青的教练,培养出了韩鹏、汪强、杨智等曾经的国家队担当,那你觉得现在呢,还能成批地出现这种球员吗?

  会的,但我觉得需要时间。现在我们青少年的训练最重要的问题,是基本功不扎实。我们缺乏追求技术的态度,和敬畏之心。就像咱们戏曲界有一个说法,“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足球也是。

  拿最简单的传中球来讲,传10脚球传出1脚来行吗,肯定行的,10脚传出10脚好球才叫“精”。其实,现在的球员从小孩开始就在追求成绩,忽略了对基本功的训练,不扎实。之前国足和叙利亚那场比赛我看了,那你说日本球员身体素质还没有我们球员好,但是他们不怕叙利亚队,因为他们有比我们更好的技术。他们有了技术,就可以去避免跟对手在身体上接触,而我们没有这个技术,但也没有叙利亚球员的身体,那拿什么去跟人抗衡?刚刚讲的,我觉得大赛前我们的队员也不够自信,不自信的根源其实也是因为技术没人家好。

  ◆“棋圣”聂卫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现在的男足国家队已经成为了“垃圾桶”,等于是民众情绪宣泄的一个出口,看到这样的一种说法或者现象,你作为圈内人和参与者,是一种什么心理?

  谁也不想被骂,可人家骂的时候,你也无力反驳。联赛最后阶段的时候,我跟我建业的球员讲,国足跟菲律宾打平的事,我们只谈足球的情况下,在我踢球的那个年代,我们无法想象跟菲律宾踢球的情况,还有跟越南,现在跟越南踢已经打不过人家了。

  国家为了提高中国足球,有这么好的物质条件,但是钱能买到什么啊,能买漂亮衣服、汽车和好房子,但是买不到尊严。虽然球是他们在踢,但他们已经是我们当中最好的球员了,换过来我让我的球员也在思考,你们的能力还没有国家队队员强呢。

  最近我有一个思考,还是我们教育的问题,要做一个善良、有责任感和勇敢的人,很多培养者没意识到这个的重要性,朱炯指导也说过,王栋也说过。自律的基础,是纪律,再跟上是自身的休养,这种修养来自于教育。而要改变现在国足的困境,其实也不复杂,我们是搞足球的,希望培育出好球员的,在这之前我们是要把球员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社会人,这个方向不能本末倒置。

文章来源:博狗体育

以上内容由亚博体育导航整理发布!